第一百二十六章 稳定帝国的婚讯(1 / 2)

随着恶魔托尔德的呼喊,地下室内充斥着一片狂热。

托尔德喜欢这种感觉。

欲望、恐惧、杀戮,只有这些极端的情绪,才能让他感觉到愉悦。

跪在最后面的一名教徒同样疯狂呼喊着,但他怀里的手机,却一直保持着通话。

没错,他正是罗德尼斯安插在教会的血奴。

另一边,康纳骑士和罗德尼斯听着手机中传来的声音,眼中露出一丝意外。

他们没想到,对方这么快就选择了战争,着实有些鲁莽。

随后,温斯顿也得到了消息。

他倒是不怎么奇怪,甚至已经猜出了恶魔托尔德的策略。

无非是仗着自己有大规模杀伤性生化武器,想要快点结束与南方风暴之主的战争,专心对付他。

看来又要当军火商了…

想到这里,温斯顿吩咐康纳和罗德尼斯继续收集情报。

如果对方使用了瘟疫战术,立刻通知他。

……

半个月后…

沃茨夫堡,银月联邦南方重镇。

因为发达的海陆运输,无论是巨龙山脉另一边的神圣罗斯帝国,还是远在东大陆的沙漠部族,所有货物都会在这里中转。

水手乔尼满意的从窑子里走了出来,还不时用手搓着身上的汗泥。

港口区像他这样的单身汉水手还有很多,在海上辛苦奔波数月,当然会来这里光顾一番。

咳…咳咳…

他咳嗽了几声,街上行人立刻厌恶地远远躲开。

乔尼没好气地往地上吐了口浓痰。

这些天似乎生病的人多了起来,不过他相信自己的好身体,绝对能扛过去。

只有那些孱弱的贵族老爷才会躺到床上。

咳…咳咳…

乔尼突然咳得越来越厉害,肺部剧烈撕痛,连气都喘不上来。

他看了看手上咳出的鲜血,眼前一阵发黑,倒在了地上…

没过多久,整个城市就乱了起来,一队队用布包裹面孔的士兵开始挨家挨户搜罗病人。

风暴之主教堂地下室内,一名祭祀牙关紧咬,眼中充满怒火。

在他的对面,是一个修建好的水池,里面有几名满口尖牙,长了锋利的背鳍和人手人脚的鱼人。

这是风暴之主的仆从战士,这个水池联通着整个城里的水道,是风暴之主教会的重要力量。

凭着这些力量,教会很快控制了海上要道,财富迅速积累。

然而现在,这些鱼人都患了重病,显得奄奄一息。

“情报准确吗?”

祭祀再次向旁边人问道。

他旁边的年轻教徒脸色严肃地点了点头,“确定是‘幽暗之瞳’教会的阴谋,几个月前,那边魔法帝国也受到了类似瘟疫袭击。”

“卑鄙邪恶的魔鬼!”

祭祀狠狠地骂了一句。

他现在有些惊慌。

发生这种事,肯定是要和风暴之主汇报的。

但风暴之主脾气不好,长年在海底休眠,万一被吵醒后听到这种事,绝对会把他当做祭品吞下肚。

突然,这名祭司想到了什么。

“魔法帝国那边是怎么应对的?”

年轻教徒连忙回道:“我打听过了,他们弄出了一种珍贵的药物,能够消除瘟疫,只是禁止向外出售。”

“那个来自魔法帝国的商会不敢掺和这种事。”

祭祀冷笑一声,“你太不了解那些商人了,不敢掺和,只是利益不够而已。”

“去找他们谈,多少钱都要。”

年轻教徒点了点头,正准备离开,却又被祭祀叫住。

“记住,留住一部分放进我的金库。”

“是,费兰克祭司大人…”

风暴之主教会虽然凭借控制航道实力迅速膨胀,但也出现了很多问题。

比如血腥的祭祀仪式,教会不得不暗中在城里实施绑架活动。

比如风暴之主管理粗放,鱼人们又不理解人类思维,致使教会内贪腐成风。

无论如何,大批从魔法帝国‘走私’而来的珍贵药物被投放到了南方市场。

贵是贵了点,但效果很好,瘟疫总算是在北方联盟准备进攻之前控制了下来。

双方进行了几次战斗后,又再次恢复了往日的胶着状态。

与此同时,毕肖普也收到了一大笔资金,用于自己的魔药研究。